creative-cities call-applications English 中文

留给暑期档国产影片的时间不多了

2018/8/21

  40天出头过百亿元,最高单日票房5.8亿元,排名前五的影片豆瓣平均分过6分……看了这些数据,你也许会觉得今年暑期档笼罩在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中,但恰如窄巷中的白刃战,盘子就那么大,观众就那么多,拼的是你死我活,刺刀见血,惨烈非常。

  有人当了炮灰:先有号称耗资7.5亿人民币的《阿修罗》,上映不到3天就宣布撤档停映;后有《爱情公寓》上映第二天就出现票房大跳水,隔天又陷入了疑似《后来的我们》式的“退票门”。

  从某种层面来说,与黄渤的新作比较,《爱情公寓》才是真正的一出好戏;而用影评人史航的话说,“北方”也不会“一片苍茫”(《北方一片苍茫》是一部口碑不错的小制作电影),《阿修罗》才会。

  小插曲影响不了主旋律,包括《我不是药神》《一出好戏》《邪不压正》乃至《西虹市首富》在内的第一梯队电影确实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,借助七夕节运势,由漫画改编的《快把我哥带走》以及“高甜动作片”《欧洲攻略》也已与观众见面,让扑朔迷离的战局更加混乱。

  但对于国产片来说,最可怕的还是好莱坞超级续集大片《蚁人2》《碟中谍6》皆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国产保护月进入尾巴,还是那句老话:留给暑期档国产影片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《阿修罗》与《爱情公寓》:两个戏精拼演技

  上映不到3天就撤档,《阿修罗》是一部很神奇的片子,但该片投资方更神奇。此前片方曾指责有水军、对手和不明势力在幕后干预,导致影片口碑不佳,按照这个奇葩逻辑,他们可能是因为“不堪受辱”而撤档的;但美国电影人都看不下去片方的“演技”了,直接指出撤档或许是《阿修罗》面对日益成熟的中国电影市场做出及时止损的理性调整。

  要知道《阿修罗》的上映遭遇《我不是药神》和《邪不压正》的前后夹击,压力山大。其首日票房为2523万元,而同日上映的《邪不压正》首日票房为1.21亿元,不过《阿修罗》落到这个地步也不冤,从导演到首席特技指导,没有一个曾经有过独立操盘各自领域的经验,而投资方更是神秘得让人咂舌,不夸张地说,这部片子的失败恐怕连片方都会预见,但它为何还能上映?这是个更大的谜。

  本以为《阿修罗》豆瓣评分3分即是触底,但《爱情公寓》给人上了一课,2.4分的口碑直追国产第一神片《逐梦演艺圈》。用“俩王带四个二”来形容片方如何将一手好牌打烂并不过分:开机十年,播出九年,历经四季,超过百亿的点击……虽然被指抄袭美剧《老爸老妈浪漫史》《老友记》,但《爱情公寓》确实拥有庞大的粉丝群,而带着预售破亿的光环,影片上映首日就拿下3亿票房,比另外两部大片《一出好戏》《巨齿鲨》加起来还多。

  但在上映第二天,《爱情公寓》就进入了噩梦:不但口碑跳水,而且被指有偷票房的嫌疑。一网友在微博实名举报:他买了别的电影的票,结果发现拿到的票上写的是《爱情公寓》,或是《爱情公寓》的票被涂改成了其他电影的名字;以及内容明显“货不对板”:因为片方之前给出的海报和预告片打的是情怀牌,粉丝们本来是去看“回忆杀”的,结果走进影院,看到的却是南派三叔编剧的盗墓片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之前《爱情公寓》的宣传特辑是主创的“十年相伴”访谈,但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看不到任何正经的预告片,连与剧情有关的剧照都没有;之前被拿来消费的主演袁弘,却根本没出现在主演名单中;即便是正式上映前,片方也不做点映、不搞路演、不让媒体看片,以至于上映首日的晚上,还有很多观众不知道这是一部盗墓片;片方许诺给观众送出的彩蛋,竟然就是片尾处的“《爱情公寓5》即将上映”……这些令人咂舌的操作,硬是把一部分粉丝逼成了“高级黑”,争相跑到评分网站上打低分。

  《一出好戏》与《邪不压正》:同为“小众”不同命

  姜文新片《邪不压正》在8月中旬黯然下档,票房也停格在了5.83亿元。目前,《邪不压正》年度票房排名第21位,跌落到第30位已成定局,这将是姜文从影以来的最低。

  不管姜文如何硬气,但市场对他的认可度在降低却是不争的事实,风格化、作者化的作品更难将口碑转化为票房,这也是中国电影人当下面临的一个问题。

  《邪不压正》确实有诚意。它从视觉上高度还原了书中的很多场景,电影开头几个画面复原的老北京城勾起了很多人的美好回忆——正阳门火车站,气势宏伟的东便门角楼、前门箭楼、未曾修复前的天安门、朝阳门、米市大街、协和医院、北海大桥等。此外整部电影依然保持着姜文式荷尔蒙爆发的频度,快速剪辑的画面,密度极大的台词,神情亢奋的人物表现,另外还有那拳拳到肉的动作戏,甚至包括蓝青峰最后被拔牙拔得鲜血淋漓,都给人以强烈视觉刺激,可以看出姜文拍摄时的激情。

  但上映后,虽然业界对姜文的电影口碑两极化早有预料,但却也没想到《邪不压正》的口碑打分会不断下滑。而此时包括《我不是药神》《动物世界》在内的片子却呈现出口碑上升的趋势,此消彼长,《邪不压正》渐渐泯然于众人。

  姜文拍出来的片子总带有些隐喻和历史梗,象征隐喻要远远大于写实。一般的观众看到这些节点会瞬间卡壳,不仅跟不上姜文的黑色幽默,而且还觉得影响观影的流畅感,所以姜文的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是注定“小众的”,这似乎也决定了票房的走向。

  而以喜剧为人熟知的黄渤,这次的导演处女作也同样选择了较为小众的题材:一个类似于荒岛求生的社会寓言故事。这种偏门的题材选择,曾让业内人士心里打鼓。不过虽然在上映首日,《一出好戏》的排片量仅有26.2%,但随着口碑发酵,排片量也跟着逐步上升到36.6%,最终实现票房逆袭。

  黄渤显然更懂得观众的心理,或者说他没有姜文那么执着。黄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《一出好戏》有喜剧、有爱情、有末日寓言、有人性的反思,这些元素放在一起会让影片产生多维度,让观众有不同的体验,“我觉得这就是一个‘度’的把握,我并没有把人性的残酷摆在大家面前展示,但如果观众看完了能回去琢磨、回味一下,那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可以说,《一出好戏》能在票房上有很好的表现,得益于黄渤做的诸多妥协——喜剧的处理,爱情元素,更明显的还有整个影片明亮的基调,就像黄渤说的那样“试图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找平衡”,而姜文的观众却是“自己拍的带劲,才能让观众看的带劲”,对比一下,也可知为何两人新片题材均”小众”,却在市场上境遇有所差别的原因。

  (青岛日报/青岛观/青报网记者 梁 辰)


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使用帮助 | 合作专区 | 更多活动